• 兴江陈筲资讯
  • 兴江陈筲资讯

真人现金赌场平台 - 综艺节目越来越“玩命”,该怪谁?

2020-01-11 15:03:08 阅读量:3330

真人现金赌场平台 - 综艺节目越来越“玩命”,该怪谁?

真人现金赌场平台,高以翔在录制节目中猝死的消息让所有人震惊、痛惜,这两天朋友圈看到最多的感慨就是“人生无常,没有任何工作值得你以命相拼”“永远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”。的确,事情发生以后大家再重新审视现在的综艺节目(包括但不限于《追我吧》)惊觉:原来我们已经习惯了“挑战”“惊险”“高能”“刺激”“极限”等一系列其实可能很危险的宣传元素。不仅是综艺,延伸到整个娱乐圈,“拼命三娘”“拿生命在演戏”“坚持不用替身”这些title在大家眼里都是表示“敬业”的好词呢!录个综艺要这么“玩命”,而且越来越“玩命”,这个怪现状到底该怪谁呢?

高以翔倒下了再没醒过来,

大家惊觉:现在综艺都这么玩命?

11月27日凌晨1点45分,高以翔在奔跑中说了一句“我不行了”,然后突然倒下,再没醒过来。有人在追责节目组的保障措施,有人在追问高以翔当天的身体状况,有人在深思整个行业生态。还有很多没有看过这个节目的网友赶紧去了解了一下这什么“高能”节目啊?

《追我吧》的嘉宾要以最快速度向前奔跑并相互追逐,还要越过各种阻碍攀爬、跳跃,节目的要求是“最终环节挑战70米爬楼和高空速降”,挑战“他们能否克服恐高心理及突破自我极限”。节目字幕打出了“危险动作请勿模仿”,但明星也是普通人啊:常驻嘉宾陈伟霆是健身爱好者,参加节目频喊累,表示自己虽然热爱运动“但没有到这种程度啊”;黄景瑜身体健壮还练过柔术,但也是经常满头大汗表情失控。有一期奥运冠军李小鹏和邹市明也来挑战,李小鹏坦言自己用力过度爬不动了。邹市明是专业拳击手,依然跑到没知觉、腿抽筋。录了两期的钟楚曦直言该节目“太累太累了”“心脏真的会受不了”,90后的她甚至吃了三天速效救心丸。

《追我吧》是个例吗?高以翔是第一个吗?当然不是。之前跳水节目《中国星跳跃》录制时释小龙随行人员意外溺水身亡;2018跨年演出,陈伟霆表演的舞台升降台发生故障,稍不留神就会掉下去;张杰参与《王牌对王牌》时粉丝爆料连夜录制到早上五点,其间节目装置有滑轮意外砸下;还有乐嘉、王宝强、陈楚河、费曼等也都因各种原因在节目中意外受伤。

不仅高以翔和综艺, 明星们纷纷say no!

“感觉身体被掏空,我累得像只狗,十八天没有卸妆,月抛带了两年半,作息紊乱,我却越来越胖”……彩虹合唱团这首《感觉身体被掏空》让很多“社畜”感同身受。本来以为明星们不会有这种“身体被掏空”的恐惧,但高以翔的猝死却让大家发现“原来明星也不容易,甚至是高危职业”。高以翔去世的消息发布后,蔡康永、周迅、杨幂、舒淇等诸多明星都纷纷发文表示悼念,除了感伤外,很多演员也表达了对目前演员所处生态的担忧和愤怒:

宋佳的发文直截了当:“当熬夜变成敬业,当拼命当成应当,当生命不在的时候,谁来保护谁。高危职业,同行们热爱的同时请保护自己,爱护自己”,这条留言让很多明星感同身受,姚晨转发时表示“太痛心了!真希望别再以生命为代价,来换取对不合理现象的警醒”。郭涛表示心痛的同时,说“这个行业里大家都在透支着自己的身体”。蓝盈莹直接表明:“极其反对推崇这种以超时,加班为论调的‘敬业’,像传染病一样泛滥的社会焦虑症!不知道到底在被什么追着跑”。

不拼没机会?不熬夜不敬业?

行业性“玩命”,谁的焦虑谁的错?

此事让大家震惊反思的同时也有部分网友不解:作为明星,明知道这个工作辛苦甚至危险,可以不接啊!为啥要这么拼呢?主持人张大大的发文可以部分解释这个问题:“看似有选择又并没有选择,一直在等待被挑选被评价被质疑被替换被淘汰,要微笑要谦卑要莫名其妙靠近完美”,他说不敢不拼是因为不拼就没机会,不敢不熬夜因为不熬夜不敬业,不配合就是耍大牌,不敢表达不满没办法解释,因为喜欢你的不需要、讨厌你的人根本不会相信。他说现状“机会越来越少、大家越来越拼、骂人的话越来越难听、陨落的人越来越年轻”触目惊心,接下来他说的“肯定要继续努力继续拼”又让人无奈……

张大大所说当然不能代表所有人,但至少说明演员很多时候身不由己。从何时开始,“拼命三娘”“拿生命在演戏”这些title在大家眼里都是表示“敬业”的好词呢?正常逻辑下,如果非专业人士必要的时候用替身是安全的选择啊,熬了多少个夜就为演好×××这是不健康的啊。不久前《奇遇人生》开播杨颖担任第一期嘉宾,其间杨颖表示因为生理期实在太累了没办法跟上徐玉坤老人的骑行,弹幕上很多人挑剔杨颖“不走心”“败好感”“接受节目规则就不要偷懒”,但如果真的身体不舒服发生意外,粉丝肯定要怪节目组的……所以是要怪观众要求太高太苛刻才导致节目和演员越来越拼吗?可观众也很无辜:“流量明星按分钟拿钱,抠图念数字,难道我们不能要求他们敬业?”还有粉丝表示:综艺越来越拼完全是曲解观众需求,大家爱看《极限挑战》和“跑男”是冲着明星之间搞笑互动、斗智斗勇去看的,谁会真的想看他们能跑多快、能跳多高啊?

没有一片雪花 是无辜的?

明星长期超负荷,观众不愿意“被代表”,那造成演员“高危”的行业畸形是卫视、网站等平台和制作方的错吗?此次事故浙江卫视方面已表示“担责、反思、全面检查”,但从数次意外和明星们的“愤怒”可以看出:这不是单独个案。某卫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幕后工作人员告诉记者:“其实我们做后勤、剪后期的工作人员数量庞大,动辄通宵,熬夜是常态,长期超负荷”“没办法,竞争激励,尤其一个类型节目火了蜂拥而上,一个创意火了就要争分夺秒,有时候早上线一个星期等于省了上百万千万的宣传费”“想顺利招商就要请明星,明星多了要敲定所有人和场地的统一档期特别难,有的明星白天赶商业活动,只有录制节目的时间可以机动”“熬夜当然不好,但久了生物钟都乱了,现在让明星或者让我们工作人员早起,可能跟熬夜一样痛苦”。

到底是谁的错?网上大张伟怒批真人秀的一段视频被赞疯了,大张伟曾吐槽“他会不会做饭、有没有cp,他儿子可不可爱,这些跟他业务好不好有什么关系?我觉得真人秀会毁了艺人”。真人秀的火爆养活了一帮通告艺人,但有的明星是“被迫营业”。演员演啥像啥,但真人秀中粉丝可以看到明星真实的一面,所以很多粉丝也希望偶像多上真人秀。高以翔的宣传娜娜在朋友圈写道:“不再让你营业了,你不是喜欢户外和旅游吗?你尽情地去玩吧,但求你回来不要再闹了”,闻者落泪。

有人说一切归结于收视是万恶之源,也就是全行业的流量焦虑。其实不仅是国内,哪怕是综艺创意很厉害的韩国也存在这样的焦虑。最近我看了韩国著名制作人罗英石的一本书,他表示,为了想出更好的点子、更快地做好节目,自己经常熬夜通宵,回家小女儿居然认不出他。而他同事加班加到去看心理医生,他为了节目哭求同事不要辞职……

目前值得欣慰的是:《追我吧》开播三周还没有豆瓣评分,说明大家并不真的想看这种“搏命”啊;“流量神话”的破灭让市场更加承认实力;朴树录节目录到一半说“我要回家睡觉了”,大家并没有觉得他不敬业,而是觉得“好可爱”……有句话说“雪崩时,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”,那么就从每个人做起吧。对制作方来说,不管节目质量如何,首先要做到专业吧,不管从安全还是保障方面!

本文源自中国青年报客户端。阅读更多精彩资讯,请下载中国青年报客户端(http://app.cyol.com)

pk10两期必中



随机推荐

热门推荐

Copyright (c) 2013-2015 revkeith.com 兴江陈筲资讯 版权所有